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自如多个出租房甲醛爆表 用廉价材料装修完即出租

家居 时间:2018-01-30 浏览:
《市场信息报》是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经济类综合报纸。国内统一刊号:CN14-0016,邮发代号21-13。个性张扬,独树一帜,信息量大,实用性强,传播面广,发行普及全国

  12月6日,张嘉佳坐在床边,不断咳嗽。

  这名20岁的女孩从包里拿出病历,翻开写有“急性支气管炎”的那一页,轻声说:“医生说,我的症状像是甲醛中毒。”

  病历显示,她咳嗽4天、发热、伴有黄痰,“双肺听诊呼吸音粗”。

  咳嗽的源头从她入住“自如”的一间出租房开始。之后的一份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报告显示,她所住的房间甲醛和TVOC(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)浓度超标。

  这并非个案。重案组37号(ID:zhonganzu37)探访了多间自如出租房发现,部分房屋疑甲醛超标,且都存在刚装修完不久就出租的情况。有自如管家称,一些房屋刚装完就挂在自如平台上出租,没时间进行有效的通风处理。

  除自如外,通州一家中介同样存在短时装修并出租的情况,他们使用廉价的装修材料,不到一周装修完房子,“甲醛超标难免。”

  业内人士称,中介装修房甲醛超标的背后,除了空气治理没做好,也有企业成本控制的考虑,或存在多层转包后装修成本被压缩的现象。

  更重要的是,目前对于中介装修房的空气质量标准还处于空白。最后为“坏空气”买单的都是“张嘉佳”们。

自如多个出租房甲醛爆表 用廉价材料装修完即出租

  ▲11月18日,方古园某室,中介带领记者看房,当记者手里的空气质量检测仪靠近一桌子时,检测仪显示的甲醛指数是0.823,超过0.1~0.3是超标,超过0.3即为严重超标。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

  入住新房数日头疼咳嗽

  因咳嗽多日去北京安达医院就诊前半个月,张嘉佳通过自如租下昌平区龙腾苑四区某房间的一个卧室。

  20岁的她是大连一大学的大四生,今年9月初,她来京实习,和朋友住在一起。11月初,她又到西二旗附近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实习。

  因此前住所离西二旗超过15公里,张嘉佳在公司附近找了三天房,最终选择离公司不足五公里的龙腾苑四区。

  11月10日,张嘉佳看房时才发现,这是一个复式房,上3下4共7间房。她看中一个窗户朝南的房间,30平米左右,月租金2000多元。

  张嘉佳回忆,看房当天,屋内有刺鼻的味道,询问自如管家后得知该套房属于首次出租,刚装修完。

  当天下午,张嘉佳和自如管家签订了租房合同,押一付三,另缴纳一个月房租作为服务费。她也成为这套房里的第一个租客。

  次日下午,张嘉佳搬入新房。当晚,她觉得嗓子干痒刺痛。第二天起床时,开始咳嗽。

  以为感冒的张嘉佳在药店买了感冒药服用,直到11月15日,咳嗽没有好转,反而越加严重,从最开始的嗓子干痒刺痛到连续咳嗽导致胸闷。

  11月16日,29岁的王琳入住张嘉佳隔壁房间,成为该套房的最后一名租客。据王琳回忆,入住当晚,她听到张嘉佳在夜里不断咳嗽。

  “住进去前两天就开始头疼。”王琳说,此后一个星期内,不断有邻居反映房间有味道,“大家要么是头疼,要么喉咙干痒刺痛。”

  11月17日,张嘉佳回到大连的学校。因连日咳嗽不见好转,她前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检查。

  张嘉佳说,医生诊断为急性支气管炎。就诊期间,医生还向她嘱咐,“如果是刚搬家,一定要注意通风”。

  11月21日,病情稍有好转的张嘉佳回到北京的出租房。22日,咳嗽再次加剧。

  11月25日,张嘉佳在北京安达医院就诊时被诊断为“上呼吸道感染”,嗜碱性粒细胞数目以及百分比、血小板数目以及百分比超过参考值范围。

  医生给张嘉佳开了2盒莫西沙星、2盒蛇胆陈皮口服液,用于缓解病情。

  从医院回来后,张嘉佳询问了邻居,发现王琳等其他邻居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症状,她说,11月25日,一名也喊着咳嗽的邻居去医院拍了片子,发现“双下肺纹理增强”。

自如多个出租房甲醛爆表 用廉价材料装修完即出租

自如多个出租房甲醛爆表 用廉价材料装修完即出租

  ▲张嘉佳(化名)提供的医疗单据。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

  一卧室检测出甲醛、TVOC超标

  张嘉佳、王琳怀疑,身上的这些症状可能与新房甲醛超标有关。

  在张嘉佳去北京安达医院的前几天,王琳买了甲醛检测仪,“22日所有人的房间都封闭,第二天检测甲醛,结果都超标。”

  张嘉佳也买了甲醛检测仪,测出卧室的甲醛浓度在0.280毫克/立方米,当她把仪器靠近衣柜时,仪器发出报警声,数据最高升到0.382毫克/立方米。

  根据《室内空气质量标准》(GB/T18883-2002)规定,室内甲醛标准为0.1 mg/m3(1小时均值),检测时需要关闭门窗12小时。

  11月25日,王琳等人就房间甲醛超标一事向自如管家投诉。王琳说,自如管家称可以提供炭包除味,并要求他们租客开窗通风,又或者做空气治理,或者换租。

  11月26日,自如管家在微信群里向王琳等人说,公司可以为租客空气治理服务,治理时间是2-3天,治理期间房子处于全封闭状态,不能住人,因此建议王琳等租客暂住酒店,费用由租客先行垫付,根据发票找自如报销,酒店每晚住宿费标准不超过300元。

  对此,王琳和张嘉佳并未同意管家的要求,她们只想知道,“自如的出租房有没有存在甲醛超标的情况”。

  当晚,自如管家拿来了“和解协议书”。

  重案组37号(ID:zhonganzu37)拿到的这份“和解协议书”显示,“现就甲醛超标导致客户换租事宜,经甲方(自如)、乙方(租客)双方平等、自愿、友好协商,甲方一次性向乙方支付人民币共计2190元,作为就该起事宜对乙方的全部赔偿/补偿”。

  王琳说,当天自如管家拿来了多份和解协议书,文中“现就_____事宜”那一处本为空白,她亲眼看到管家在协议书上写下“甲醛超标导致客户换租”几个字。

  王琳说,只有租住在3号屋和7号屋的两户租客签了这份协议。包括她在内的其他5户租客并未签字。

  11月27日,两名签字的租户搬走。同一天,张嘉佳再次到北京安达医院复查。验血结果显示,体内仍然有四项指数超标。张嘉佳说,医生听了她的描述说“可能和甲醛有关”。

  当天,张嘉佳和两个邻居商议,委托一家专业的室内空气检测中心对3个房间进行检测。